中国心理学家网
 
热线咨询 0551—282622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理测量 - 测量方法
    发表日期:2010年3月22日 编辑:shphao 有1424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走进心理测试室,测量竟是这样

神密的心理测试室,当记者进入采访会发现什么呢?有些让人震惊,让我们对心理测量产生一种不敬感,值得学术界深思。  撰稿/陈统奎(记者)

  正是由于长期存在的业内偏见和收入落差,不少心理测量人员有了自卑感,好像自己得了抑郁症。这是他们选择“逃离”的最现实的理由。

  收入不如剃头师傅

  陈按(化名)打算做一次心理测量。他走进上海某测试机构。挂号处,咨询处,收费处……和一般医院没有什么两样。楼梯口的一块牌子上,画着一个上楼的箭头,写道:成人心理测试。

  上楼进屋,屋里是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你找谁?”男医生问道。“我来做心理测量。”陈按轻声回答。“谁让你来的?”男医生又问。“我自己呀,难道做心理测量还要有人指使?”陈按不明白医生为什么这么问,突然加大了声音。

  男医生先是一惊,接着问:“你几个人来的?”“我一个人呀!”陈按更莫名其妙了,他不知道这种盘问意味着什么。男医生愣了一下,好像意识到什么,马上改变语气,告诉他先到一楼登记挂号。

  值班医生问清他要做人格测试,没有家人陪同,就请他填写了三张表格。

  挂号完毕,陈按又敲开了216房间。接待他的一位中年女医生关切地问:“你没有家人陪同吗?”陈按点点头,他注意到,这已经是第三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了,似乎每一个医生对此都很关心。

  陈按被带到一台电脑前,屏幕上显示着几十个栏目,全是各种心理测量量表的名称。女医生点了一下“SCL-90焦虑自评量表”一栏,屏幕上便出来一道题目和5个选择答案。陈按注意到电脑屏幕左上方一个小字:病人自陈量表。“先做这个,做完再说。”女医生就坐到了一边。

  100多道题目,陈按一一用鼠标选择答案。做完最后一道题目,电脑屏幕马上显示出“测评结果报告”,总分是192分,总均分是2.13分,陈按不知道这两个数据意味着什么。不过底下还有10个因子的分数,比如强迫症状因子得分是2.50,显示程度为“中度”,“我有中度强迫症吗?”陈按在心里问自己。其他得分比较高的还有偏执因子2.50,显示程度为“中度”,焦虑分子得分是2.40,显示程度为“轻度”。

  有意思的是,电脑的左下方显示:测评结果仅供医师参考。浏览了一遍,陈按叫了那位女医生,她走过来打印了报告,然后又打开另一个测评量表,也是一问一答式的单选题。这个量表叫“抑郁自评量表(SDS)”。总分44分,标准分55分,程度为“轻度”。这个报告陈按读懂了,他的测试分数低于被定义为抑郁症的标准分,因此并不算是一个抑郁症患者。

  两个量表做完,女医生把报告交给陈按,请他到另一个房间找心理医生评析。那个房间门口很多人在排队,他没有等,而是回家了。在这次心理测试的每一个环节,陈按发现自己都被当成一个病人看待,这使得他很不爽,“我并不是来测毛病的,而是想了解一下自己的人格特质。”陈按说,他在“测试类型”中明明填写了“人格特质”,为什么负责他测评的那位女医生不跟他沟通,就直接把他当作一个“病人”,二话不说就用症状量表来测量抑郁程度和焦虑程度呢?

  “反正也不贵,玩玩吧。”陈按看着收据清单笑了。上面写着:焦虑自评量表一次10元;抑郁自评量表一次10元。外加挂号费14元。一共才34元。

  对于这个收费标准,赵介城有话要说。他的身份是上海市心理卫生学会理事兼心理评估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他提供了一份2002年统计的数据,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月平均接受测试的人数为447人次,其中90%是人格测试和智力测试。

  所谓人格测试,陈按便是一个例子。而智力测试,就是众所周知的IQ——智商测试。事实上,新中国的心理测试便是从智力测试开始的,而智力测试又首先从精神病医院开始。

  赵介城满头白发,慈祥可亲,很有学者气质。记者请他谈谈国内心理测试的现状,他一下子亢奋起来:“精神科医生向来是被人家看不起的,我们被看成一批最没有技术的人。可是这里的技术与外科医生的技术不同,它更需要脑力思考。”赵介城说,正是由于长期存在的业内偏见和收入落差,不少心理测量人员有了自卑感,好像自己得了抑郁症。有人感叹说:做心理测量的收入还不如给人理发。这话不假,10元人民币就能做一个心理测量,而在上海,并不是每一条街上都能找到一家仅仅收费10元的理发店的。

  赵介城说,本来他们的收费是30元,但是后来有关部门把价格压了下来。政府压低医疗价格是为民造福,但这些医生们的收入不升反降,心里就更窝囊了,“在国外,政府对精神科、传染科的补贴是最多的,有些国家甚至全额补贴。”

  自卑感无疑会直接影响到职业的吸引力。目前仅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举办的心理测量培训班累计就已近90届,培训将近3000人次。然而,临床测试人员绝大部分是半路出家,只经过短期培训,其中还有不少人学历基础不够,兼职者也不在少数,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大多不太愿意到临床一线工作。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测量研究中心主任金瑜教授告诉记者,她培养心理测量专业学生近20年,博士生也培养了几十个,但至今没有一个毕业生到第一线从事心理测量工作,大多数学生都选择到中学或大学教书。收入和地位相对低下是他们选择“逃离”的最现实的理由。

  劣币驱逐良币

  30出头的王怀齐是上海一位成功的心理咨询师。令人惊奇的是,在他的心理咨询中心做心理测量,甚至可以免费。

  王怀齐说,他轻易不用心理测量,即使用了,也只是把结果作为参考,“我觉得心理测量说服力不强,只能是一个工具。”

  然而,王怀齐发现大多数来访者却对心理测量特别感兴趣,如果在心理咨询过程做了心理测量,就会觉得钱花得很值。一些心理咨询机构抓住了这种盲目心理,有的甚至规定来访者要先做心理测量才能和咨询师交谈。心理测量被设计为一种“盈利模式”。记者向他介绍了陈按的测试经历,他笑着解释说,陈按测试的两个量表都是症状量表,SCL-90测焦虑倾向,SDS测抑郁倾向,两个量表的使用背景是测试者已有抑郁倾向,“不应该拿来测量健康人,因为测出来的结果一定有抑郁倾向。”他说,不少来访者对王怀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抑郁症患者”,说完便会掏出一份心理测评报告单。而实际上,他们中的许多都是健康人,只是在看到了心理测量结果后受到了暗示。

  王怀齐没有跟风。他自己做心理咨询,除非来访者提出要求,很少主动推介心理测量的服务,特别对婚恋心理测量,他显得非常保守,特别小心。

  这种所谓的“心理婚检”已成热门话题,正在上海年轻人中流行。据悉,目前在上海从事婚恋心理咨询的机构有40多家,收费也从200元到1800元不等,收费最高的就是王怀齐。

  王怀齐介绍说,“心理婚检”分为两部分,先是做一套婚恋心理测量量表,接着和心理咨询师访谈。他认为后者是一种婚前心理辅导,更为重要,单独的婚恋心理测量应该慎用,理由是这些婚恋测评量表引自美国,拿来就用,没有充分本土化。此外婚恋心理测量很容易引发争议,甚至引发伦理冲突,制造矛盾。

  王怀齐曾经听说一个故事:一对恋人即将结婚,但做了婚恋测量后就分手了。他的理解是他们原本就想分手,但是又没有勇气,有了测量数据就顺理成章了。而不明就里的人自然会把焦点指向心理测量,把婚恋心理测量视为棒打鸳鸯。

  “一对男女配不配不是心理测量的本意。”王怀齐说,这种心理测试其实是一种包含人格、价值观、财产等内容的综合测试,必须两个人一起测,然后对两条曲线进行比较,发现差异,提示双方日后需要努力改善的地方。即使从测试结果看,两条曲线非常冲突,王怀齐也不会判定两人不般配,“我们只会告诉他们,通过这个测试结果来看,你们要努力的空间蛮大的”。

  有人想请王怀齐测试一下哪一类型的异性更适合自己,王怀齐说:“我不能告诉你未来的女朋友应该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或者你更适合哪一类型的人,否则不是成算命了吗?”

  问题是,他不说,有人说,而且说的人太多太多。有些女性甚至在网上测试丈夫的外遇倾向,王怀齐听说后觉得犹如天方夜谭。但面对这类正在大行其道的伪科学,他和很多人一样,只能是无可奈何。

  劣币驱逐良币,似乎是一种宿命。


【本文由 中国心理学家网 发布,转载须保留本文链接!手机浏览网页显示不完整时,请点击网页底部的电脑版。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

相关专题: 最新文章
专题信息:
  士兵在离院后自杀率增加(2017/10/11 16:28:25)[25]
  养宠物的孩子压力更少(2017/10/7 17:09:33)[39]
  宠物是如何促进儿童心理健康的(2017/9/24 22:32:56)[61]
  你的童年宠物会让你沮丧吗?(2017/9/13 22:33:30)[87]
  抗精神病药在老年人群中的使用率不断增长(2017/9/6 9:09:06)[124]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心理学家网技术支持创立互联    通讯地址:安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150#   邮编:230032

联系电话:0551—2826223  E-mail:cnpsy@126.com QQ:619938829  皖ICP备08103527号-3国内心理学类综合性门户网站
中国心理学家网电脑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手机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