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学家网
 
热线咨询 0551—282622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理专题 - 文艺心理学
    发表日期:2006年7月28日 编辑:mickey16360 有4315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倾听音乐——打开桎梏心灵的那把锈锁
六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聪慧靓丽的女友从七层楼上砰然落下,就为了那个没有接受她爱情的男人。六年来那沉重的一声闷响和暗红色的血液经常会惊扰我的梦境。
  不久前,我看到的一份资料显示,在经济、文化、价值观等社会因素急剧变化的当今社会,人们面临的心理问题对自身生存的威胁已经超过了生理疾病。踞调查,在我国有75%的人都患有或阶段性地患有心理疾病。其中排第一位的是抑郁症,第二位的是焦虑症。此外,情感障碍、性、突发事件导致的精神危机也是困扰现代人的心理问题。
  是的,在这个物质年代,在这个由物质和数字引领的年代里,我们的精神正在被挤压得日益脆弱。我们面临越来越多的工作压力和情感问题。好在有心理医生、心理诊所,一些新兴的心理手段也正在研究之中。它已经不再遥远,它正在走进生活,走进你身边的朋友。走进你自己。正视我们的心理问题,寻求专业支持,我们有理由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有理由让每一个美丽的生命不再非正常的消失。
  请珍爱你自己,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

  ——高天
  *一个学管乐的人,抱着开辟一个全新领域的理想,到美国学了10年的音乐治疗,1997年回国在中央音乐学院开了家音乐治疗所。
  *音乐治疗是心理治疗的一种,在美国、欧洲等地已有数十年的历史,但在我国,真正意义上独立的音乐治疗,在1997年底前仍是一片空白。
  *音乐治疗所需治疗费用不低,但闻讯前来要求接受治疗的人不算少。高天还在中央音乐学院建立了一个音乐治疗专业,培养几名研究生。
  亲眼目睹
  2000年6月5日下午3:00。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室。
  治疗师:高天。
  病人:林小倩(化名),女,36岁,医学博士后。
  仔细地进行交谈之后,林小倩首先在高天的指导下躺在床上。高天放上音乐并在她的额角上放上一个肌电器,以监测她在催眠状态下的情绪波动情况,如果林小倩皱眉,仪器上的红灯就会亮起,表明她的情绪不佳。
  当音乐轻轻响起的时候,高天让林小倩闭上眼睛,这就是音乐治疗的关键步骤——催眠,即在高天的语言暗示下,林小倩完全放松自己,并逐步进入“清醒”的催眠状态。
  高天:(轻柔地)你现在想象一下,有一盏小灯泡正温暖地照着你。现在灯泡正往下移,移到你的脚上了。它照着你的脚,你的脚暖洋洋的,你的脚想睡觉了,你的脚不想动了。(少顷)现在小灯泡移到你的小腿上了,它照你的小腿暖洋洋的,你的小腿想睡觉了,你的小腿不想动了……
  高天的每句话重复两遍,从脚到小腿、到大腿、到腹部、到胸部,再到手、胳膊、肩膀,最后是头部,依次放松。
  此时的林小倩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低沉而痛苦的音乐。
  高天:现在想像一下,你看到了一个房间……
  林小倩:我看到了。我走进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房间,却感到十分不开心。
  高天:别急,看看四周还有什么?
  林小倩:墙上挂着一个20岁女孩的画。女孩笑着,嘴咧得太大了,变得很狰狞。她的牙变成了一个铁门,有一股用水浇泼烧红的石头的难闻气味,她的牙就是这种石头做成的……
  高天:仔细观察一下,你是否认得画中的那个女孩?
  林小倩:(沉默许久)那是我自己。由于愤怒我愈发变得丑陋不堪(高天后来解释道,那个画中的女孩就是她自己的象征,此时,林小倩似乎看到了由于愤怒而变得丑陋的自己)……
  缓慢而忧伤的音乐,有泪水从林小倩的眼角流出。
  林小倩:房顶上有一条蛇(这象征着与林小倩丈夫有染的那个女人),它的舌头很厉害,它舔到蚊帐(蚊帐象征着林小倩原来的婚姻生活),蚊帐就烧起来了。它用毒信子舔到床,床就裂开了,里面有一个骷髅(这个骷髅象征着她的丈夫)……
  高天:蛇到哪里去了?别害怕,盯住它,看它能赶什么?
  林小倩:太恐怖了!太可恶了!(身体开始颤抖,两只拳头冲动地朝空中举起)
  高天:你看到了什么?
  林小倩:它舔这个骷髅,骷髅就变红了,站了起来,象一个机器人(丈夫象机器人一样,是没有感情的)一样木讷地走路,全身是血,样子很可怕。她走过的地方流下血印,并渐渐地消失在沙漠里了。我失望地看着他消失了……然后摸他留下的血印。我的手上就沾满了黑乎乎的东西,象沥青一样。我将手打在墙上,墙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音乐变得更加忧伤。
  林小倩:我看到一个老太太艰难地在山坡上爬行。她爬到山顶,把头巾和头发使劲地甩在地上,露出了光头。
  音乐渐趋激烈。
  林小倩:老太太跳起了可怕的舞蹈,象跳大神一样……
  音乐又转为忧伤。
  林小倩:她转过脸来,我觉得象是我。她仰望着天空,无助地呜呜哭了起来(她也伤心地哭出来了)……
  音乐瞬间平缓下来。伤心不已的林小倩睁开泪眼,回到真实的世界。
  简单的解释之后,她带着灿烂的微笑走了。
  高天说,林小倩不久前遭丈夫抛弃。离婚的结局摧毁了她的自我评价,强烈的自卑感使她失去了生活的勇气,“我真没用,连三陪小姐都不如”,“连他这个工人都不要我,没人会要我了。我再也嫁不了了”。
  高天说,这是一个典型的被动离婚女性的心理状态。如果不能消除这种自卑感,她就很难再开始新的生活。所以对这些女性的音乐治疗目标定为增强自信心,让她在音乐的刺激下,产生极为丰富的联想,待这些潜意识活动的内容被唤醒之后,才能逐渐调整她的精神状态。现在,把对她的治疗分为三个阶段:自卑的自我、愤怒的情感和精神的生华。
  记者了解到,类似林小倩这样心灵刺激极为强烈的病人,治疗时间至少需要10次。在高天所治疗过的500余位病人中,此类病人的比例超过60%。经过音乐治疗的病人,都会以崭新的面貌走向社会。
  那么音乐治疗适合哪些人呢?这是记者所关心的问题。高天说:“除了对音乐没有丝毫感受的人,音乐治疗适应于各个阶层,各种心理状态及各个年龄层的人。”
  专治“心病”
  1997年底,在美国学了10年音乐治疗的高天,在中央音乐学院开办了音乐治疗所。尽管我国的医学和教育界早已对音乐在康复和教育中的独特作用有了较深的了解,并在一定范围中应用,但大都是“辅助”意义上的,真正独立的音乐治疗,一直是空白。
  据高天介绍:音乐治疗是心理治疗的一种。它形成于本世纪40年代,60年代得到迅速发展,现在广泛存在于美国的精神病医院、老年疗养院以及儿童特殊教育部门。在国外分为不同的流派,高天的治疗方法是:先和病人(高天将病人叫做客人)进行“诊断性会谈”,了解病人的问题、问题可能出在什么地方,然后判断该病人是否适合进行音乐治疗。一般讲每个病人一星期治疗一次,每次三个小时,急性病人治疗四到八次,慢性病人通常要治疗20次以上。治疗是这样进行的,先对病人进行催眠,使病人潜意识中的活动呈现出来,再通过播放事先选好的音乐,边听边进行中性的引导,让病人产生想象,然后自由联想,不断报告他的感受,病人跟着音乐走,大夫跟着病人走,使病人在不知不觉中,充分进行自我认识,重新认识丰富的世界。
  音乐治疗不同于一般心理治疗的是:一般心理治疗使用的语言,是通过改变病人的认知,再影响病人的观念和情绪;音乐治疗则相反,它先改变病人的情绪,在情绪好时再去改变认知。
  重在引导
  高天治疗室只有十几平方米,一张单人床和一套并不复杂的音响设备。很多人有一个错误的看法,认为音乐治疗就是听音乐治疗,其实音乐治疗中听音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引导和对症下药。”高天强调了这个观点。他解释说:“不同的音乐对病人有不同的影响,搞不好就会起反作用。音乐治疗重在催眠、引导和随机处理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他告诉记者,在他十几年学习和治疗生涯中,遇到两次由于病人感受太强,造成呼吸困难的情况。他说:这时如果处理不好,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为什么一般的本科音乐专业学生甚至研究生不经过一个较长时间的实践无法单独从业的原因。
  由此他对一些精神病医院尝试的音乐治疗方法表示出忧虑:现在一些通常的做法是将病人聚在一起,不加引导地让他们听同一段音乐。高天认为精神病人的主观世界和现实世界是严重扭曲的,当音乐激起他们的想象时,他们的想象和幻觉肯定是不同的,而治疗师很难知道每个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幻觉,因此也就无法引导。这种不加区别不重引导的所谓“音乐辅助治疗”,害莫大矣。
  收费不菲
  在美国从事音乐治疗工作的注册医师有4000余人,在欧洲从事音乐治疗的医师也有数千人,在近邻日本,80年代到90年代从美国学成回国创业的也有50多人,而其本土培养的人就更多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诺大的中国从事音乐治疗的只有高天一人。
  作为一种特殊心理疗法,音乐治疗的收费比一般的心理咨询要贵些。在高天的诊所,每次治疗费高达150元人民币,治疗一个疗程大约要几千元。高天对此是这样解释的:每次治疗时间是3小时,一周就算满负荷工作,仅能接待10个病人。何况音乐治疗对患者的素质有要求。对于一个高素质人士来说,一般是能够支付起这笔费用的。
  患者是谁
  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能完成全部的疗程,有30%的患者,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坚持下来。采访中,高天还向记者介绍了这样一个特别现象:她的病人中女性高达70%,在女性病人中,80%又是因为婚姻,爱情的矛盾与痛苦来寻求帮助的。这一比例比美国明显高了许多(在美国大约是40%)。
  这些女病人,绝大部分是外企的白领丽人,也有不少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在工作岗位上她们大多是“强人”,而在感情生活中,她们却充当了失败者和弱者的角色。高天认为:中国女性对家庭、婚姻和对感情的责任较美国女性强,而独立性和自我价值的追求相对弱一些,所以婚姻一旦失败或恋情出现问题,她们受的伤害就较强烈。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很多,但其中重要的一条,是由于我国在婚姻家庭方面的心理治疗和专业指导比较薄弱。

 


【本文由 中国心理学家网 发布,转载须保留本文链接!手机浏览网页显示不完整时,请点击网页底部的电脑版。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心理学家网技术支持创立互联    通讯地址:安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150#   邮编:230032

联系电话:0551—2826223  E-mail:cnpsy@126.com QQ:619938829  皖ICP备08103527号-3国内心理学类综合性门户网站
中国心理学家网电脑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手机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