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学家网
 
热线咨询 0551—282622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理专题 - 行为经济学
    发表日期:2006年7月14日 编辑:cnpsy 有7552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行为经济学挑战传统经济学

     经济学已经进入第三阶段。第一阶段,人们认为经济学仅限于研究物质资料的生产和消费结构,仅此而已(及传统市场学);到了第二阶段,经济理论的范围扩大到全面研究商品现象,即研究货币交换关系;今天,经济研究的领域业已囊括人类的全部行为及与之有关的全部决定。
                                                     ――贝克尔(Cary S.Becker)

    2002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和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弗农·史密斯(Vernon L. Smith)。Kahneman对经济学的贡献在于将心理学的前沿研究成果引入经济学研究中,特别侧重研究人在不确定情形下进行判断和决策的过程;而Smith 则奠定了试验经济学的基础,为经济学家们提供了试验室条件下研究人类行为倾向的有效途径,特别是对市场机制选择的研究。他们的研究极大地丰富了经济学理论。一般认为,试验经济学基本还是遵循了传统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假设,只是引入了试验方法来验证理论假设,其意义更侧重于经济学方法论的革命。而行为经济学却是修正了传统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因而更接近是一场颠覆性的革命。
    结果是有些出人意料的,因为对不少经济学家而言,这两个名字甚至有些陌生。毕竟,行为经济学和实验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尚未完全融入主流经济学。但在我们回顾这两个领域的发展历程与两位经济学家的主要成就后,我们发现,这是一个重要信号:经济学的未来可能因此大为改观。
    现代经济学以其严密的逻辑和数学推理而有别于其他社会科学,被称为社会科学的皇冠。1950年代冯·纽曼和摩根斯坦(Von Neumann and Morgenstern)从个体的一系列严格的公理化理性偏好假定出发,运用逻辑和数学工具,发展了期望效用函数理论。阿罗和德布鲁(Arrow and Debreu)将其吸收进瓦尔拉斯均衡的框架中,成为处理不确定性决策问题的分析范式,进而构筑起现代微观经济学并由此展开的包括宏观、金融、计量等在内的宏伟而又优美的理论大厦。    
    在这个公理体系之上,经济学家们运用日益先进的数学工具建立了无数精致的经济学模型,分析个体和组织行为及经济金融问题,甚至四面出击,用经济学方法分析方方面面的人类行为,加里·贝克(Gary S.Becker)就是因为运用经济理论解释政治、法律、犯罪、婚姻甚至爱情各方面的问题、显示出经济学强大的威力而获得1992诺贝尔经济学奖,因此有"经济学帝国主义"说法。
    然而,一些非主流的经济学家却发现,期望效用理论存在严重缺陷,现实中特别是金融市场里人类的很多决策行为,无法用期望效用函数来解释。行为经济学家和实验经济学家提出了许多著名的"悖论",向主流经济学发难,像"阿莱斯悖论"、"股权风险溢价难题"、"羊群效应"、"偏好颠倒"等。    
    经济学家开始修补经典理论,修改效用函数、禀赋、技术和市场信息结构等,但迄今没有满意的答案。期望效用理论开始受到怀疑,经济学家们越来越认识到人类行为本身的重要性,认知心理学的概念和分析方法被引入经济分析,同时实验数据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理性选择是经济学对人类行为的基本判断,理性选择理论构成经济学的理论基础。但对理性选择的批评和质疑从该理论产生之日起,就没有停止过。通过对理性选择进行实证检验和设定细致的实验环境,行为经济学和试验经济学发现了许多与理性选择理论不相一致的反常现象。在此之前制度学派与西蒙(Simon)等也对理性选择理论展开了批评,但它们主要从理论分析上展开的,行为经济学和试验经济学则主要从实证上提出了理性选择理论的批评。从对行为人自身特性的假设,到对决策环境的假设,到行为的追求目标,甚至是理性选择理论的个人主义方法论基础都受到行为经济学的挑战。    
    历经二百余年来的发展和完善,经济学家们已经构筑起了规模宏大、结构严谨、表述精确、方法逻辑性强的经济学理论大厦,经济学也因此享有"社会科学中的物理学"的美誉。主流经济学家对于理性研究范式有着根深蒂固的偏好: 主张从抽象的简单化理性假定出发,针对客观的经济变量(如利率,国民生产总值,通货膨胀率等),利用公理化的逻辑演绎得出核心的统一理论;推崇理性逻辑演绎和数学定量分析的研究方法,同时彻底摒除人的主观因素和具体的实验方法,反对用实验解释经济现象之间的区别,认为经济学之所以为经济学就在于有着"高贵的兴趣"以及由历史充任的对经济理论假设的检验;它抛弃了由于考虑浩如烟海的人类行为而产生的混乱和糊涂的思想,通过区别基本的变量并研究它们的相互关系,如收入与消费、货币供应量与价格运动之间的关系,因而"没有在由于人的弱点而发生的无数偏差和过失中迷失方向。"但不得不指出的是,由于对理性研究范式的过度推奉和固守,致使传统经济学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和困境。    
(一)对"经济人"假设的挑战
    "经济人"假设(homo economicus)是整个经济学思想体系中的前提性假设和基础性假设,并被作为全部理论构架的逻辑支撑点和方法论原则。它主张:①人是有理性的。每个人是自己利益的最好判断者,在各项利益的比较中选择自我的最大利益。"他只想以最小的牺牲来满足自己的最大需要"。②利己是人的本性,人们在从事经济活动中,追求的是个人利益,通常没有促进社会利益的动机。③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只有在与他人利益的协调中才能实现。交换是从"经济人"的本性驱使下自然而然地发生的。人类的交换倾向是利己本性的外在形式和作用方式,"理性言语那诸种能力的必然结果"。
    "经济人"假设作为一种高度抽象的理性模型,固然使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公理化、体系化、逻辑化成为可能,然而    
    (1) 正如思想家维科所说:"人并不能理智地胜任一切"。 由于外部世界的复杂多变以及个体在信息获取与加工上的认知限制远不能达到"经济人"假设所设想的完全理性计算的程度,因此,"自利"不可能在个体对成本-收益的精确计算以及完全理性抉择的基础上来实现,"人类理性,较之它作为探索特定的局部需要问题的工具而言,远不足以成为构造和预测全世界系统的一般均衡模型,或者创造一种包罗一切时代的所有变量的宏大总模型的工具。" 。无视理性的局限性和界限、赋予经济人一种"全智全能的荒谬理性"并无限夸大经济人理性行为的解释价值,把它看作是唯一的、根本的,会诱使人们过于相信从抽象的经济人假设出发所作的论证,导致经济学的认知迷惘和误导。
    (2)"人不是完全理性的,完全理性的经济人只能是一种极端的和个别的情况"。 个体一方面具有努力追求最大化的理性倾向,同时也具有不努力追求最大化的非理性倾向,追求最大化原则只能是某些人在某些时候某些条件下采取的特定的行为特征,而不是所有时候所有条件下采取的行为特征。人类的行为由于受无意识、不合逻辑的因素的影响,以及"人类的无知、错误,即使与切身利益有关也无动于衷" ,这些都是和个人利益最大化这个基本原则背道而驰的。行为经济学的奠基人Kahneman和Tversky 经过大量研究指出,个体的行为除了受到利益的驱使,同样也受到自己的"灵活偏好"及个性心理特征、价值观、信念等多种心理因素的影响。经济生活中的种种"反常现象"(Anomalies)和"悖论"(Paradox)正是对于经济学完全理性和最大化原则的严峻挑战。例如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经济学理论难以解释的现象行为:
    --一个人想修剪自己家的草坪,如果叫邻居家的孩子来修剪只需花8元钱,但如果让他去修剪邻居家同样大小的草坪并付给他20元钱,他却不愿去做。
    --人们常常愿意为了买衣服便宜5元钱而走上一公里路,却根本没想过为了便宜2000元而去另一个城市购买轿车。
    (3) 人类在具有自私特征的同时,也同样具有公正和利他的特征。经济学理论所预言的"搭便车"行为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多见,恰恰相反,人们总是表现出相当多的利他行为。研究发现平均有40~60%的人愿意为公共事务作出贡献,如无偿献血、为陌生人提供信息、帮助老年人等等。 同样,在商业界,企业捐献部分利润给慈善机构或遇到麻烦的企业也是常见的事。大量实验已经证明了象利他主义、忠诚、公平和愿意报答这样的品格是多么地常见。它们有助于解释环保运动和志愿工作,以及员工为他们的收入而在日常工作中付出高于市场要求的奉献。
    再说,每个企业在现实的市场竞争中很难实现最大化原则。经济学家莱本斯坦(Leibenstein,H.)认为,由于存在"X-低效率",企业不会达到新古典理论所给出的最大化目标规范。阿尔布指出,"对企业领导人所做的调查研究证实,古典理论得出的结论不管看上去多麽合乎逻辑并前后一致,实际上同真实情况和工业生活并没有多大关系:因为经济学家并不了解'经理们'的真实行为,而企业家也几乎不关心经济理论。"
    (二) 对经济学方法论的挑战
    在李嘉图(David Ricardo)之后,经济学方法论以逻辑抽象及演绎的理性方法为主流,把演绎的规则看成是现实经济活动唯一可靠的范式,而对于其局限性的认识却远远不够。事实上,在把握现实的市场信号和经济行为人的活动规则与行为特征时,理性逻辑的认识工具是远所不及的。由于行为人的直觉、意志、冲动、习俗、本能、欲望是理性逻辑所不可言状、难以描述的,故而逻辑演绎往往不能准确认识和解释现实的经济现象与行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演绎法在对一个被拒绝的假设进行归因时面临很大的困难,假设被拒绝可能是所研究的概念定义不好或是操作性不好;也可能是测验的效度和信度问题;或者是测验程序不适宜(如样本太小);还有可能是作为演绎出发点的假设本身不正确或不完整。仅仅依靠逻辑演绎并不能确定究竟是哪一个原因或是哪几个原因的组合,因而也就难以保证演绎结论的正确性。
    (1)本世纪50年代以来,以阿罗-德布鲁模型 (Arrow Debreu Theorem,其中Arrow,K.是1972年诺奖得主,Debreu,G.也步其后尘,于1983年获膺诺奖)为代表的公理化体系,给微观经济学提供了形式完美、结构严谨的数学模型。数学方法在经济学中的广泛传播和应用使得经济学理论达到了"深奥而漂亮的新高度",同时由于数学方法高度的抽象性、精确性和反随意性的逻辑一致性,致使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数学理性方法是唯一能够给经济学提供科学性和完整性的方法,对于实验方法则采取漠视乃至排斥的态度。高深的数学表达和精巧的建模技术已经成为经济学研究的一种时尚,经济学也愈来愈走向数学化、模式化。但我们不得不注意到:
    现实经济活动中有许多方面,如经济人的心理倾向、情绪、价值偏好、习俗、文化等等都是很难用数学理性的方法完全予以描述和说明的;经济现实的丰富与多变使得数学理性方法只是近似地反映着现实,数学模型对现实的把握是相对的、有条件的。经济学家对于数学理性方法的推崇会导致把经济学日益抽象为如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新制度经济学家科斯(Coase,R.H.,1976)所说的"黑板经济学"。 正如著名经济学家米尔达尔(Myrdal,K.G.,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1963)所说:"研究社会事实及其相互关系确实必须考虑较之高度抽象的模型中的参数和变数所表示的事物要复杂的多、更加变化多端、流动性也更大的事物,在这些事物上,只是用一些总计数和平均数来表示其行为还是无法加以说明的"。 西蒙(Simon)也认为:"古典经济理论对人的智力做了极其苛刻的假定,为的是产生那些非常动人的数学模型,用来表示简化的世界。在这方面,近年来人们已经提出了疑问,怀疑那些假说是否与人类行为的事实相距过远,以致根据那些假说所得出的理论同我们所处的现实状况已经不再有什么关系了。" 数学化虽然给经济学披上了貌似严谨的公理化外衣,但却是一种以牺牲经济内容来顾全数学形式的片面发展的结果,与经济学的实质分析并无联系。面对主流经济学陷入困境,数学化的论证并不能解决问题的现状,经济学家罗宾逊夫人(Robinson, Joan. V.)指出,经济学陷入了"第二次危机"。
    (2) 因为无论是宏观经济学还是微观经济学在采用实验方法来检验理论或发现理论时都有相当的困难,所以传统观念上经济学通常被视为一门现场观察性学科,经济领域内只有带有实证意义的观察以及所谓的相关实验研究,以致弗莱明(Fleming,S.,1969)认为经济学家同天文学家一样不会实验。 直到20世纪80年代,经济学大师萨缪尔森(Samuelson,P.)和弗里德曼(Friedman,M.,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等人仍认为经济学是不可实验的,萨缪尔森在1985年还声称:"经济学家不容易控制其他重要因素,因此无法进行类似化学家或生物学家所作的实验。他们一般只能像天文学家或气象学家一样借助观察的手段。"这种方法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使得经济学理论难于证实,更无法证伪。
    由于客观经济环境的高度复杂性、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与混合影响,以及某些状态发生的历史偶然性,使得众多经济学命题或假定显得无比"微妙"(subtle)和"似乎有理"(plausibility),进而极大地影响了经济学理论的科学性。而经济学理论中的分歧乃至对立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对于同一经济现象,不同的学者或派别往往做出不同的解释并开出不同的政策处方。这些解释似乎都遵循了同样的事实背景但又似乎都不是,譬如对于"滞胀"(Stagflation)问题,货币主义、理性预期学派、后凯恩斯主义和供给学派都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与政策主张,但在解决滞胀问题上均显得说服力不足,各类政策处方的实际效果按经济学的传统研究方法难以予以验证,以现实中的数据来检验又因其代价的高昂和可信度的限制而极不可行。因此,经济学的传统研究方法必须对它的偏狭和缺陷作出因应。
    Kahneman和Tversky 对预期理论(prospect theory)的发展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此前,个体的决策过程被看成"黑箱",经济学家把决策过程抽象为理性的个体追求主观预期效用最大化。"预期理论"将认知心理学的成果已入经济分析,使人们认识到心理认知偏差的存在性和重要性。Kahnemen等人发现,人在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似乎取决于结果与设想之间的差距而不是结果本身。"预期理论"从行为心理学角度分析人的决策问题,充分考虑了心理因素对决策的影响。
    行为经济学试图探寻以经验数据为基础的对理想理性的偏离。被西蒙所称的有限理性成为核心的建模原则,即认知和时间的稀缺性使为了达到最大化的解决方案变得不可能,或成本太高,以至人们产生了寻找可替代决策方式的动机,比如直观推断、凭经验等。
    从个体出发理解个体存在其中的社会,认为是个体的选择决定了社会关系的内容和形式而不是相反。方法论上的个人主义是微观经济学的基础,也是理性选择理论的基本方法论。尽管在行为经济学,尤其是在实验中,行为人的个人选择依然是主要的观察和研究对象。但是行为经济学对行为选择的研究已经充分显示出,在面对复杂且意义不明的现实进行选择时,个人往往不是一个充分自主的选择主体,选择更多地受歧视偏见、过去以及社会规范的影响。
    (三)对经济行为人稳定一致的偏好的挑战
    经济学将行为人的行为变化理解为外部制约条件变化的结果,同时在其进行理性研究的背后隐藏着一条重要的假设,即行为人具有完整而内在一致的偏好体系。经济学家因之认为偏好是已知和稳定的,因而经济行为的变化可以由制约因素和外部条件的变化来解释,即使像贝克尔等人 关于需求和家庭经济学的"新"理论经济模型也仍然坚持这一假设。然而经济现实已经以大量的事实证明了偏好并不总是稳定的,它的形成与改变受社会化、参照群体以及大众传媒的影响,广告宣传和公共关系就是企图改变或强化偏好的两种手段。经济学在理论上包含了广告的研究,却又将广告对行为人偏好的影响排除在对行为变化的考虑之外无疑是短视和自相矛盾的。另外,心理学家也以大量实验证实在现实情景中存在着普遍的"偏好反转"现象 。偏好反转几乎违背了经济学中所有关于偏好的公理,如传递性、替代性、简约性与独立性 ,这又不啻于宣告了经济学关于稳定一致的偏好假设的错误,进一步表明了理性经济人假设的局限及其对于人类理性的理想化。
    (四)对行为人的简单化理解的挑战
    为了排除心理学的影响以捍卫经济学的纯洁,传统经济学止步在一门对于交换进行研究的学科之中。这种交换理论只考虑价格预算和交换价值,从价格、利率和失业等的规律和原则来表达客观变量之间的关系,而不涉及行为人潜在的动机和意义 。反映到其理论建构的前提上,就是主张人与客观事物的关系是简单的刺激-反应(S-R)。然而,西尔特(Cyert)和格仑伯格(Grunberg)早已指出:"应该把经济学作为人类行为研究的一个部分.经济学的经济法则应该建立在行为命题的基础上,他不可能只从经济情境中得到证实。" 现实经济中的交换不是个体经济行为人对经济刺激(价格、利润、收入、通货膨胀等)的机械的镜式映射,它更重要的是行为人自由交换的欲望、需要、利益和意志的充分体现。个体不是被收入、价格等经济提线牵动的经济木偶,他的经济行为以及自身内在制约经济行为的心理因素如主观期望、个性偏好、选择意向等都在经济活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它们在客观上直接构成经济现象本身。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原本都是人的活动,人是经济活动的主体,各种经济现象乃是个体经济行为的社会集合。"各种物品并不是超然于个体之外的、原始的和不带有人的个性的,它们是人的物品。" 塔尔德(Tarde)也认为,作为价值标记的货币,"如果它不是各种主观的东西,如信仰、希望、思想、意志等的综合,那它就没有任何意义,绝对没有任何意义。"
    由此可见,经济学将它的视野局限在对诸如产品的数量和价格之间、储蓄和流通之间的关系的研究无疑是出于学科根深蒂固的偏见与毫无根据的傲慢。经济学家哈耶克(Hayek)也早已认识到这个问题,他指出"仅仅是经济学家的人不会是一个好的经济学家。 "如果经济学仍不能摆脱这种自视高贵的学科歧视的束缚和画地为牢的桎梏,它对于人类经济行为和经济现象的理解与解释能力就会继续深受戕害,经济学的发展也将因此而陷于滞缓的泥淖。
    著名行为经济学家卡托纳(George Katona)等人认为,现代经济与古典经济的最大区别在于经济活动的立足点发射了根本变化,物的经济为人的经济所替代,人被收入、价格等经济提线所牵动的经济木偶一跃成为经济活动的主体,经济活动中的任何一种现象性浮出都不外乎是社会经济个体(或群体)的经济行为或聚合或沉淀的产物。用卡托纳的话讲:"正是这些行为人通过自己的行为创造了经济"。因此,现代经济现象在本质上已经成为一种人文现象,经济分析所要做的也"不再是研究产品数量和价格之间、储蓄和流通之间抽象的关系,而是发现人的经济行为的特点和规律"。行为经济学的崛起表明,"人及其行为"正在成为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和主题,倡导并注重对人的经济行为的研究,为现代经济学构筑了一个"充满人性和人类价值的理论框架,是经济学成为人的科学,人成为经济学的主体。
    最后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行为经济学尚未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理论逻辑也欠严格,其本身也在不断的发展和完善。尤其在研究目标上,提出回归"效用最大化",而非"财富最大化"的新的发展趋势值得探讨。
    无疑,诺贝尔奖的力量是伟大的,推动着经济学不断发展。1994年,纳什、泽尔滕和海萨尼由于对博弈伦的贡献而获得诺奖,此后近10年来,博弈论的思想和范式开始大规模与主流经济学的框架发生交流、碰撞、冲突与融合。对话的结果令人振奋,博弈论取得了胜利,征服了主流经济学的每一个领域,经济学也由于拥有新的理论武器而变得更严密、更强大和更有解释力。
    此次诺奖对行为经济学与实验经济学的认可,给经济学界带来的冲击和挑战,可能更为激烈,新的融合进程远未完成。实际上,放弃传统的期望效用假设,就意味着动摇了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大厦的基础,新的替代模型能否承担起基石的重任尚待检验,迄今为止,经济学家还未找到一个能够解释各种"悖论"的统一框架。
    突破经济人的假设是经济学科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要把人的每一种选择分析清楚,似乎是在研究一张比例与原图一样的地图,根本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经济理论应该研究人类的共性而非个性,行为经济学主要是为了分析人的实际经济行为及其结果――经济现象而另辟蹊径,为建立一个逻辑严密的理论经济学体系提供支撑点。其研究目的,即不是表明它们与传统经济学如何对立,也不是想证明传统经济学某理论如何错误。迄今为止,经济学各学派理论观点都有其合理性,但也存在其局限性。行为经济学能对一定时期内存在的经济现象作出其独立的解释,并能很好地解释传统经济理论所不能解释的问题,这就体现了该理论的独特价值。
    其实,"人类行为学"(Praxeological)一直是人文科学中的一大分支,在当今社会中,各种学科的交汇也是一种潮流。因此,行为经济学的出现也是势在必然。行为经济学的出现也正是这一背景在经济学领域的一种反射。行为经济学的形成可以认为是经济学上的"行为革命",他正促使经济学逐步走向人性化发展。这是科学和人性的有机结合。
    显然,现代经济学正日益向现实回归,无论是实验方法的引入还是心理学研究成果在经济领域的应用,目的都是在于构建经济学更为真实合理的行为基础,从而提高经济学解释能力并使其更为科学。经济学自把人类决策行为作为研究对象的那一天始,就已命定,经济学永远都不可能仅仅是经济学、数学,它还是社会学、心理学、历史学、哲学和美学,它是对人类心灵和行为永无止境的求索。
1.Adam Smith (1776).The Wealth of Nations. New York: Dutton
2.维柯[意],《新科学,朱光潜译,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
3.Simon, H.,(1982),Models of Bounded Rationality, Cambridge, MIT Press,Vol 2, pp. 408-423.
4.Leibenstein,H.,(1987),"X-Efficiency Theory" in The New Palgrave, London:Mamillan.
5.Paul Albou,(1984),La psychologie économique.Paris: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
6.D.Kahneman, P.Slovic, and A. Tversky.(1981),Judgement under uncertainty - Heuristics and bias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Kahneman,D & Tversky, A.,(1974), Judgement under uncertainty - Heuristics and biases,Science,185(3).
7.Thaler,R.H.,(1980),Advances in Behavioral Finance,New York: Rusell Sage Foundation.
8.Marwell ,G.& Ames,R.,(1981),Economists Free Ride, Does Anyone Else?.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15:295.
9.Clarkson,G.P.E.,& Simon, H. A. (1963). Simulation of Individual and Group Behavior.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50(5) , 920-932 .
10.Arrow,K. & Debreu,G.,(1954),Existence of an Equilibrium for a Competitive Economy ,Econometrica Vol. 22.
11. Coase, R. H. (1976), Adam Smith's views of man,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19, 3:520-46.
12.Myrdal,K.G.,(1968),Asian Drama: An Inquiry into the Poverty of Nations. 3 vol. N-Y, Twentieth Century Fund.
13.同前注2。
14.Robinson,Joan Violet,(1956).The Accumulation of Capital, London : McGraw-Hill.
15.Fleming, M.,(1969),Introduction to Economic Analysis. London: 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6.Samuelson,P. and William D. Nordhaus,(1995),Economics, 8th ed. New York: McGraw-Hill.
17.Stigler,G.J. and Becker,G. S.(1977),De Gustibus Non Est Disputandum.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67(March):76-90.
18. Lichtenstein, S., and Slovic, P.,(1971)Reversals of preference between bids and choices in gambling decisio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89:46-55. P. Slovic and S. Lichtentstein.(1983).Preference reversals: a broader perspectiv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73(4):596-605 ,
19.Tversky,A & Thaler,R.H., Anomalies:Preference Reversal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4(2): 201-211. 1990.
20.Van Raaij,W.F.(1988),Economic Psychology, Dordrecht:: Academic Publications.
21.Cyert,R.M. & Grunberg, E.(1963),Assumption, Prediction and Explanation in Economics, in Cyert and March, pp. 298--311.
22.Dichter, E.(1964). The handbook of consumer motivations. New York: McGraw Hill.
23.Tarde,G.,1902,La psychologie eonomique. Alcan, Paris.
24.原文如下,"One who is only an economist cannot be a good economist."Hayek, F.A. ed. Individualism and Economic Order, Reprint edition. Chicago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pp.77-91.1996.

 


【本文由 中国心理学家网 发布,转载须保留本文链接!手机浏览网页显示不完整时,请点击网页底部的电脑版。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心理学家网技术支持创立互联    通讯地址:安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150#   邮编:230032

联系电话:0551—2826223  E-mail:cnpsy@126.com QQ:619938829  皖ICP备08103527号-3国内心理学类综合性门户网站
中国心理学家网电脑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手机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