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学家网
 
热线咨询 0551—282622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理文章 - 今日心理  
    发表日期:2006年6月4日 编辑:cnhyj 有12794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当代大学生贞操观调查报告

 

 

         女友失贞,男生认为最能够原谅的是“被强奸”最不能接受的是“现在仍爱那男”———

  近期,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教授潘绥铭等著的《性爱十年:全国大学生性行为的追踪调查》正式出版,这次调查首次严格运用社会学规范的方法,对于21世纪初我国大学生的性行为、性观念等情况进行了全面的反映与分析。 document.write(" ");ad_dst = ad_dst+1; 大学生贞操观的调查与分析是此项调查中的一部分。

  在具体分析当代大学生“贞操观”调查结果前,有几点说明:

1.我们要求男生回答的问题是:“假定新婚之夜,发现新娘不是处女,您就是新郎,您认为以下哪些原因,你会原谅新娘?”

  要求女生回答的是:“您认为以下哪些原因,肯定会得到新郎谅解?”(这里所要了解的,并不是女生自己对自己的贞操观,不是自己认为贞操是不是重要;而是让女生通过自己眼光去看男人的贞操观。因此,女生的回答所反映的,并不是她们自己保持贞操的主观意愿,而是她们对于“失贞”的恐惧程度。

2.我们将可原谅的情况分成这样几个方面:被强奸;爱过那男,现已不爱;受骗;被拐卖;被迫卖淫;一时冲动,无爱可言;现在仍爱那男;什么原因都不行。

3.调查对象:全国范围内的大学本科生。

我们调查结果呈现出这样几个方面的情况:

  女友失贞,有14.3%的男生认为“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原谅”。

  坚决固守“无论如何,处女膜都不能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本科生占14.9%。男女在这个问题没有显著差别,只不过其中含义却不一样。

  有14.3%的男生认为“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原谅”。也就是说,他们是坚定的“处女膜崇拜者”,哪怕爱情也无法打动他们。有15.7%的女生则认为新郎会持这样的观点。也就是说,她们对于“失贞”的恐惧仍然极大(但并不代表她们就不会做)。

  尤其需要注意:女生的恐惧并不是针对一般意义上的男人或者广义的社会。而是针对“新郎”这样最关键的、很可能是女生最爱的人。这就表明了一种因果关系:恰恰是那些“要膜不要爱”的未婚男性的存在(哪怕他们也是受高等教育之人)构成了女大学生的恐惧。

新娘失贞,男生认为最能够原谅的是“被强奸”

  在笔者列举的可以原谅的原因中,按照选择可以原谅的人比例的多少,可以在男生中排序如下:最能够得到原谅的是“被强奸”;其次是“爱过那男,现已不爱”;第三是“受骗”和被拐卖;第四是“被迫卖淫”;第五是“一时冲动无爱可言”;最后是“现在仍爱那男”。

   这里面,隐含着男性世界的一种什么样的逻辑呢?按照人之常情来说,应该是女性自己责任最小的事情,男人就最能够原谅。这表现为“被强奸”最受到宽容,其他三个“被”也受到相当的宽容。这就说明现在大比例的男人还是讲理的,已经能够区别“失贞”的不同原因了。

  按照这个逻辑反过来看,那么越是出于女性自己的主观意愿的事情,男人就应该越不能宽容才对,可是我们却可以发现两个不合这一逻辑之处:首先,“爱过那男,现已不爱”这样一种几乎是完全出于女性当初的主观意愿的事情,却也受到了男人的第二位广泛的原谅。

  其次,“一时冲动,无爱可言”这样的事情,应该说女性的意愿责任并不大,只是生理需求而已(男人应该更懂和最懂);可是男人却第二位普遍觉得不肯宽容。

  这样,我们就明白了,时下的男大学生的第一套逻辑是:既要讲理(女性无责任就无妨);也要尊重现实,因为宽容“爱过那男,现已不爱的”就意味着:现在的男性已不再幻想控制女性的情感活动了;或者说,要“处女还有可能”,要“初恋”则已经不太现实了。

  第二套逻辑是:女人只能有爱,却不能有性;哪怕是“一时冲动”也绝对不行;而且恰恰是因为“无爱可言”,才更加不能容忍。也就是说,即使是那些能够宽容女性以前的爱情的男人,也绝不能容许女性曾拥有男人那样的、可能超越爱情的、生理上的性需求。这才是最根本最深刻的“双重性道德标准”。

 女性恐惧“失贞”的顺序,恰恰与男生的宽容顺序是一样的

  那么女生认为自己最恐惧的是哪几种“失贞”呢?笔者不无惊讶地发现:女性恐惧的顺序,恰恰与男生的宽容顺序是一样的。这恐怕不需要多解释了。它说明:在目前这种仍然是男性居于主导地位的社会里,女生对于男人世界在“贞操”这个问题上的逻辑,实际上知道得很清楚,而且往往不得不遵守之。

  对于各种“失贞”原因,女生认为新郎能够原谅的比例都小于男生。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对于各种“失贞”原因,女生认为新郎能够原谅的比例都小于男生,并且在“被拐卖”、“被迫卖淫”、“受骗”这几项上还形成了显著的差异。这说明,在女生眼里,男生的宽容度比他自己所认为的要小。或者说,女生对于“失贞”的恐惧,仍然大于男大学生们的宽容程度。

  这既可能是因为女性对男人根深蒂固的、有理由的不信任,也可能是因为现在还没有面临婚礼的男大学生们,从纯粹理性的思维的角度出发,确实是高估了自己现代化的程度。

这种“贞操观”对于女生的实际行为起了哪些作用呢?

  在那些认为新郎会原谅“爱过那男,现已不爱”这个“失贞”的原因的女生当中,到目前为止仍然从来没有约会过的只有31.7%,比那些认为新郎不会原谅的女生多出13.4个百分点;目前已经有过从约会再接吻的行为人占38.1%(多出7.1个百分点);已经有过性爱抚及进一步行为的人占30.2%(多出6.3个百分点)。

  分析发现,在控制了其他因素的影响之后,这仍然是一种显著的相关关系:与那些认为新郎不会原谅这个原因(心存恐惧)的女生相比,不再恐惧的女生(认为新郎会原谅)有过性爱抚及进一步行为的可能性,是前者的1.6倍。

  这也可以说明,笔者前面所说的女性“不仅在于想与不想,也在于怕不怕”的假设,在这个相关关系中得到了验证。

 


【本文由 中国心理学家网 发布,转载须保留本文链接!手机浏览网页显示不完整时,请点击网页底部的电脑版。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心理学家网技术支持创立互联    通讯地址:安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150#   邮编:230032

联系电话:0551—2826223  E-mail:cnpsy@126.com QQ:619938829  皖ICP备08103527号-3国内心理学类综合性门户网站
中国心理学家网电脑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手机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