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学家网
 
热线咨询 0551—282622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理专题 - 网络心理学
    发表日期:2006年7月9日 编辑:cnpsy 有7690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心理学研究
一、中国大学生网络成瘾现状
  随着计算机的日益普及,互联网也逐渐成为中国大众尤其是大学生的新宠。据2001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在我国的网民中,35岁以下的占83.84%,其中18~24岁的网民占41.18%,学生网民占20.92%,也就是说超过1/5的网民是学生,而学生中又以青年学生居多。不可否认,网络加强了人们之间的互动联系,OICQ、E-MAIL,MSN都比常规的纸制信件要迅速、快捷又方便得多;并且对于即将步入工作岗位的大学生来说,他们更需要借助网络及时收集信息,然而,时至今日,人们逐渐意识到网络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它在给大学生提供了便捷的交流平台、及时收集到所需信息的工具的同时,也使不少缺乏自制力的大学生整日沉迷于网络,聊天、打游戏等,而影响了正常的学业。据报道,贵州大学对500名大学生上网情况的调查显示,超过6成的大学生因上网而逃过课,仅有24.1%的学生从未接触过非法和不良信息网站;据华东某高校对237名退学试读和留级学生的调查,有80%的学生是因为迷恋网络而导致成绩下降;另据不完全统计,广州上网的大学生中有1/3的人患有网络综合症,有的人顾不上上课和做作业,甚至备足了方便面足不出户,结果是考试成绩“大红灯笼高高挂”。在一项对广州市五所大学1586名上网学生的调查中发现,6.34%的学生患有网络综合症。北京大学心理学系钱铭怡教授对北京12所高校的近500名本科生进行抽测,结果表明,大学生中存在一定比例的网络成瘾者,在被试者中占到 6.4%。另据对福州大学293名学生的抽样调查,大学生上网人群中网络成瘾者占9.6%。专家估计,大约有5~10%的互联网使用者存在网络成瘾倾向。虽然从百分比上看,数字并不大,但因为我国人口基数大,有网络成瘾倾向的大学生绝对数字就很大了。北京某高校就曾发生过两个专业90多名学生中竟有超过1/6的学生因沉迷于网络而导致考试不及格,最终退学的事件。南京某大学也发生过一女生因网恋而跑至东北,惨遭网友杀害的悲剧。这些已引起了有关学者及教育部官员的重视。
  二、当前对大学生网络成瘾的研究成果
  网络成瘾又称“互联网成瘾综合症”(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简称IAD),“指个体由于过度使用互联网而导致明显的社会、心理功能损害的一种现象。其主要表现为:对网络有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不断增加上网时间;从上网行为中获得愉快和满足,下网后感觉不快;在个人现实生活中花很少时间参与社会活动及与他人交往;以上网来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烦恼与情绪问题;倾向于否认过度上网给自己的学习、工作、生活造成的损害。” 也有学者认为这种成瘾性还伴随有和上网有关的耐受性、戒断反应及强迫性行为等。网络成瘾对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影响是巨大的,就像数十年前的电子游戏机一样,不少中小学生为之逃学、偷窃、欺骗父母,今天网络对于大学生的吸引性,较之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跟陌生人聊天、联机游戏、各种各样的信息,动动鼠标和键盘就可轻松地驾驭,满足了学生的控制欲,也正因此,今天的网络成瘾症漫延至许多大学生身上。鉴于其危害之甚,已有不少心理、教育工作者对网络成瘾进行了深入研究,有些研究集中于探究网络成瘾者的人格特征上,华中科技大的杨文娇等人对396名大学生在网络游戏、网络信息下载与网络人际关系三个网络使用功能上的使用情况及其感觉寻求、人际信任、孤独感三个这方面的测评结果表明,大学生中存在网络游戏成瘾、网络人际关系成瘾、网络信息下载成瘾三种不同的网络成瘾类型,并且不同成瘾类型者在一些人格特征上存在着显著性差异。张兰君则对影响大学生网络成瘾倾向的多方面因素进行了实证研究,发现有网络成瘾倾向的大学生,其特征焦虑和状态焦虑显著高于非网络成瘾大学生,在个性倾向性方面,网络成瘾倾向大学生多处于情绪不稳定型和中间型个性特征,此外,网络成瘾倾向组大学生的父母对他们的管教严格、惩罚严厉,对他们的要求拒绝频繁,操纵、控制的倾向较为明显。
  三、加强对儿童自我控制能力的培养
  网络之于大学生,正如世上的金钱、权力对于成年人一样,是充满吸引力的,当我们将精力都放在网络成瘾的危害性及其心理治疗上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在对大学生的早期教育中让他们学会通过自己的力量抵制外界诱惑、培养他们自我控制能力的重要性,这才是使青少年彻底摆脱网络成瘾危害的最佳方法,通过短期的心理治疗只能暂时地使他们离开网络,治标而不治本。自我控制是个体自我意识发展到一定程度所具有的功能,是个体的一种内在能力,外在表现为一组相关行为,是个体自主调节行为使其与个人价值和社会期望相匹配的能力。自我控制能力制止或引发特定的行为,主要包括五个方面:抑制冲动行为、抵制诱惑、延缓满足、制定和完成行为计划、采取适应于社会情景的行为方式。当个体具备了自我控制能力时,即使没有他人的监督,他也能自觉地、理智地抵制住各种诱惑,朝着既定目标努力,同时它也有助于个体协调与他人或团体的关系,所以说,自我控制能力的习得是人由幼稚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这种能力不仅在大学生时期,在人的毕生发展中都占有重要地位。当儿童进入青春期时,追求个体独立的欲望会越来越强烈,他们希望能自主地不受干扰地操纵外物,而不是依旧按照父母、老师的意志行事,这种心理需要随着年龄的增长必然会出现,网络的独特性正好满足了他们这种心理需要,但与之相应的自我控制能力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下却没能得到很好的重视和培养,以至于不少大学生在学会了一定的计算机操作技术后就沉迷于网络。这应该引起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关注。自我控制能力的培养应该从儿童期就做起,在家庭环境中,父母可以给儿童提供更多的可供选择的机会,比如在儿童的交友、穿衣、玩什么、怎么玩等方面都可以让儿童自由选择至于结果如何,让儿童自己去体会,当儿童感到困惑时,父母可以提供一些建议,或是解释,但请尊重儿童的选择,正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自由选择———结果体会的过程中,儿童逐渐积累了自我控制的成功经验、失败教训。与此同时,在基本的道德规范、行为准则方面,父母应对儿童严加要求,因为无论到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受到这些基本方面的约束,儿童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控制自己在不伤害到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进行活动,而不是放任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惜的是现在许多父母对自己的孩子都只关心其学习成绩,在意志品质、道德行为方面却不加注意,放任不管,导致现在许多儿童在与同伴交往时矛盾冲突不断,在面对丰富多彩的网络时,自然不会克制自己,而任自己沉溺于其中了。另外,在培养儿童自我控制能力时,父母也应做好表率作用,不能遇事就发脾气,大吵大闹,因为儿童会加以模仿,而“发展中的儿童情感,在儿童参与学习活动、融入群体生活,在与教师、同伴群体的交往中,都需要自我的调控或克制力。” 在学校情境中,自我控制能力的培养也应被纳入教育内容和目标中,老师应帮助学生树立适合他自己的长远目标,在学生每取得一个小进步时都予以嘉奖,强化目标对于学生的重要意义,从而降低外界诱惑物的吸引力。此外,老师可以在班级中树立抵制诱惑、克服困难取得进步的典型,让学生明了在遇到类似情境时应该怎么做。教师也应鼓励学生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发现同学中有谁有网络成瘾倾向的,其他同学帮助他寻找其他替代活动,如一起去逛书店、一起进行体育活动,或是郊游。
  四、学校中需要经常举办团体活动
  团体活动的举办有多种功能,在团体活动中,学生不仅能加深对彼此的了解,也能让自己的学习之外的能力得到展示,更能增强学生对团体的群体归属感,这种情感的依恋有助于降低单独性的活动对学生的吸引力,上网正是这种活动。而目前,小学、初中、高中都围着文化课考试转,许多有益的课程如体育、音乐、美术都逐渐被排挤得所剩无几了,更别谈什么组织课外团体活动了。所以,本文作者强烈呼吁从小学开始做起,增加团体活动,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这不仅有利于学生的身心健康,也能加强团体与个人之间的紧密性,这种紧密性并不只是外在身体上的,而是基于群体归属感、个体被群体所接纳的一种情感上的积极的联系,当个体游离于团体之外,不被团体所接受时,就更有可能转而从网络上寻求精神支持,之所以大学生成天挂在网络上的比较多,一是因为他们有足够多的空余时间,学校对他们的管理没有中学时那么严,另一个原因就是同学之间的联系过于松散,各人顾各人的,团体活动很少,也就无法形成与现实中他人、团体的紧密联系,无聊得只能借上网来打发时间,久而久之,就变得对网络极度依赖,离开了网络,整个人就无精打采;而社交能力强,善于参加或是组织活动的学生自然不会整日沉溺于网络。此外,团体活动的增多,也有利于学生自我控制能力的提高,因为在团体活动中,除了新的规则要适应外,还要调节平衡自己的需要与他人需要之间的冲突问题,必要时还得克制自己的需要以服从于团体利益,这就在无形中加强了大学生对自己行为、意愿的约束能力。因此,学校领导应顾及学生的长远的身心发展,鼓励学生踊跃参加或是组织团体活动,并给予一定的指导与建议,给学生提供一个文化知识学习之外的互动渠道。
  五、加强计算机教学中学生“信息素养”的培养
  目前学校教育中,都只教授如何使用计算机和网络,至于如何对数不尽的信息的价值进行判断、分辨其真伪则甚少涉及,这在我国计算机教学中是一个盲点,有人将其称为“信息素养”,“所谓信息素养是指学生收集信息、分析信息、运用信息、创新信息的能力。日本就专门为大学生开设了情报处理课,培养学生在信息时代收集、选择、判断、利用情报的能力。我国在此教育上的目标偏差,决定了我国大学生在掌握网络技术后的各种行为表现。”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我们对学生“信息素养”的培养显然滞后于计算机操作技术的教授,往往是在出现网络成瘾者时才向心理学专家求助,这时所花的成本将大大超过平时在教学过程中对“信息素养”的强调———即便治疗网络成瘾者的成本大部分是由家长来支付,但学校却也会因此失去在大众心中的权威性,事实上,对学生“信息素养”的培养与对学生计算机操作技术的传授应该是同步的,在大学生刚刚接触计算机网络时,就告诉他们如何去分辨信息的真伪,判断信息的价值从而科学合理地利用计算机网络技术。教育影响不能总是滞后于大学生的社会化成长,总是在遇到问题后才来“亡羊补牢”,而应考虑到大学生在社会化过程中的心理特点,在教育中就施以相应的必要的素质培养,让个体能够顺利地解决成长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本文由 中国心理学家网 发布,转载须保留本文链接!手机浏览网页显示不完整时,请点击网页底部的电脑版。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心理学家网技术支持创立互联    通讯地址:安徽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150#   邮编:230032

联系电话:0551—2826223  E-mail:cnpsy@126.com QQ:619938829  皖ICP备08103527号-3国内心理学类综合性门户网站
中国心理学家网电脑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手机版 中国心理学家网微信公共号:xinlixuejianwang